资讯百科

家居卖场洗牌加速,广州3成以上家居卖场或面临生死大考!

2020-07 1

2020年,一场突入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让广州部分原本就举步维艰的家居卖场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同比下滑50%以上的业绩,超过五成多卖场出现了10%以上的空租,暗流涌动的商户抗租、退租……种种不利因素的叠加,哪怕此前经历了一场五一家居消费小高峰的洗礼,但是焦虑失望的情绪依然在蔓延。根据多位资深业内人士的预估,预计将会有1/3左右的家居卖场或将面临生死大考。

佛山八森木业|广东佛山里水木门厂|木门品牌|basenwood

受疫情影响,建材家居市场景气指数2月触底,3月、4月开始缓慢回升

家居卖场和餐饮业和旅游业一样,也是疫情之下的重灾区。由流通业发展司、中国建筑材料流通协会共同发布的全国建材家居景气指数BHI显示,2020年2月全国建材家居景气指数(BHI)为42.28,环比下降36.34点,同比下降35.11点。

3月份,随着企业的复工复产和家居卖场的陆续复市,市场的景气指数有所回升。全国建材家居景气指数(BHI)从2月份的42.28上升至71.92,环比上涨29.64点,同比下降32.99点。

全国规模以上建材家居卖场3月销售额为328.5亿元,环比上涨8438.72%,同比下降63.84%。2020年一季度累计销售额为934.6亿元,同比下降53.45%。

4月份,全国建材家居景气指数BHI的“人气指数”达到了36.60,环比上涨12.20点。全国规模以上建材家居卖场4月销售额为995.8亿元,环比上升23.44%,同比上升2.01%。1-4月累计销售额为3186亿元,同比上升2.37%。

2020年5月份全国建材家居景气指数(BHI)为89.13,环比上涨3.40点,同比下降24.12点。全国规模以上建材家居卖场5月销售额为647.21亿元,环比上涨23.08%,同比下降30.88%。2020年1-5月累计销售额为2107.69亿元,同比下降44.37%。

佛山八森木业|广东佛山里水木门厂|木门品牌|basenwood

透过上述数据的变化我们不难发现,受新冠疫情的影响,建材家居行业的景气指数在2月下降至历史最低点。随着企业的陆续复工复产和家居卖场的全面复市,建材家居行业的景气指数开始回升,但与往年相比市场依旧呈现疲软态势。

广州家居卖场在经历一季度销售低谷之后,在5月迎来终端小爆发

具体到广州的家居建材市场,根据南都记者对广州区域十几家卖场和20多个经销商的调查情况,疫情之下,2月份绝大多数商户的销售额都趋近于0。

3月份,虽然广州的家居卖场全面复市,但是商户们并没有像往年一样,依靠3.15的大促迎来上半年家居消费的小阳春,且绝大多数商户的业绩与2019年同比相比下滑幅度都在50%以上。

步入4月份,随着小区门禁的开放和工地的复工,家居卖场复苏的步伐有所加快,部分营销能力较强的商户销售额同比有所上升,但上升幅度较小。

与此同时,部分营销能力不强的商户尤其是家具类商户销售额依然处在同比下滑通道,下滑幅度大多在20%-30%之间。

根据记者的采访了解,五一期间广州除了极个别的家居卖场出现销售同比出现下滑之外,绝大多数家居卖场的销售额较2019年同期都有所上升。

其中以番禺红树湾为代表的家居卖场,上升幅度更是高达150%以上。好家网CEO范学友表示,五一广州家居卖场的爆发超出了他的预期。

五一家居小高峰的出现,主要是因为疫情期间的需求被压制所致。虽然五一大促,过往一直被视为行业景气指数的风向标,但在范学友看来,今年五一的数字是失真的,不能作为判断上半年家居市场景气指数的依据。

另据记者采访了解,随着五一促销的结束,整个家居卖场的再度回归平淡,商户的信心再得到五一的短期提振之后,再度震荡至谷底。

疫情之下,不同力度的免租、减租政策背后,广州各大家居卖场境遇各不同

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和停摆的终端零售,从1月底开始,一些家居建材卖场就纷纷宣布给商户减免房租。从上市家居卖场红星美凯龙、居然之家、富森美,到各地的区域卖场,都宣布有不同程度的减租和免租政策。

具体到广州区域市场,疫情发生后,在广州诸多家居卖场之中,马会家居不仅是最早出台免租政策的家居卖场,同时也是减租力度最大的家居卖场之一。

疫情发生后,马会家居不仅对场内商户采取了2月、3月租金全免的大力度补贴政策。4月租金还推出了5折优惠,成为广州众多经销商眼里的最佳“包租公”。

继马会家居率先宣布2月免租之后,吉盛伟邦、红树湾等家居卖场迅速跟进加入免租行列,但免租和减租的力度却不尽相同。除了马会家居,以广州罗浮宫为代表的家居卖场也给出了2月免租、3月、4月五折优惠的非常政策。

除此之外,包括红树湾、香江、金海马、欧亚达和博皇、安华汇等在内的家居卖场,也推出了力度不一的免租政策或者减租政策。

由于疫情之下,各个卖场的免租和减租力度不同,而不少商户同时在多个卖场都开设有门店,难免会相互比较,并因此引发了多起卖场商户抗租事件。

广州白云区某家居卖场,由于免租时间仅两周,曾引发部分商户组织集体抗租,但由于卖场方态度强硬未果。

疫情之下,为什么有的家居卖场愿意免租,有的家居卖场不愿意免租?为什么有的家居卖场免租力度大,有的家居卖场免租力度小?根据记者多方采访了解,个中原因除了跟卖场的物业性质有关之外,同时也跟卖场的运营状况密切相关。

以马会家居为代表的家居卖场,由于卖场租赁的物业隶属国资委,因此卖场可以根据相关政策获得物业方的免租支持,并继而有条件对商户进行免租;

以红星、居然为代表的连锁型卖场巨头,由于资金实力雄厚,再加上原本卖场运营的毛利率较高,因此疫情之下对商户免租个把月,并不至于伤筋动骨;

以皇庭家具广场、广州东方国际建材城为代表的家居卖场,由于是自有物业,因此非常时期也愿意和有条件通过大力度免租有商户共度难关。

然而,对于其他一些租赁私人物业运营家居卖场的卖场品牌而言,由于物业的租赁成本和卖场的运营成本节节攀升,家居卖场的运营利润不断被摊薄,不少卖场全年的盈利总额差不多也就相对于一个月的租金。

对于这部分卖场而言,非常时期免租一个月勉强可以盈亏平衡,但是免租和减租的幅度再大一点,便意味着全年铁定亏损,自然不愿意大力度的减免租金。

另外,记者从多个在广州开设多家门店的经销商群体那里了解到,相比专业的家居卖场,一些主打综合业态的购物重心,在给商户免租和减租的问题上表现相对强硬,多数只给商户象征性免租十天或者两周。

对于广州部分家居卖场而言,疫情可能会成为压垮它们的最后一根稻草

张小姐是广东某二线家具品牌的经销商,在广州有两家门店。其中一家门店在番禺某卖场,另一家在白云某卖场。

“白云店从2月下旬卖场复市到4月下旬,我让店员统计客流,我这个通道总计只来了13波客人,其中有2波客人有进店,但都没有成交。虽然2月到4月,白云店的门店成交了7单,但是都是老客户回购或者老客户转介绍,门店不仅自然客流稀少,而且没有带来任何订单。跟往年同期相比,整体销售业绩堪称断崖式下滑。”吴小姐坦言,做家具经销商十余年,最大的感触便是一年比一年艰难。从2020年过完年之后,同卖场已经有5家经销商退租,但由于自己没有从事其他行业的经验,因此暂时只能咬牙坚持。

4月27日,记者走访吴小姐当天在她所在的家居卖场看到,这家卖场不仅空铺的占比超过了10%,而且有几个专柜为了节省电费甚至连灯都没有打开。

另外,还有少数专柜虽然开着灯,但是整个店面空无一人。面对记者的询问,旁边的店的店员介绍说,这家店的老板觉得反正没客流,所以开完灯就回家了。

家居卖场的繁荣需要庞大的经销商队伍的支持,而经销商队伍的蓬勃需要旺盛的终端需求来支撑。疫情之下,面对不经济的经济大环境、未松绑的上游房产调控政策,以及产业链上游的层层截流,多数家居经销商感觉到的更多的是惶恐和迷茫。

在好家网CEO范学友看来,虽然5.1的家居小高峰如期而至,但是对于被迫蛰伏了一个季度的家居卖场而言,短短5天的销售小高峰并不能激活商户的信心。

五一结束之后,虽然市场人气有所好转,但疫情之下人们消费力普遍有减弱特征,随着整个家居卖场的销售量再度回归平淡,商户的焦虑也再度回归,并可能会在接下来引起新一波的卖场动荡。

根据记者前期对广州十几家家居卖场的走访,截止目前不管是何种类型的卖场,都出现了一定量的空铺,其中超过一半的家居卖场空租率在10%以上,部分卖场的出租率仅有70%-80%左右,个别卖场的出租率已经下滑至50%左右,出租率在85%以上的家居卖场相对还是比较健康的。但是这些空铺并非全部是疫情后出现的。

相反地,疫情过后,虽然卖场的商户有所流失,但是整体的流失率其实占比不到5%。在采访中,不止一位商户向记者表示,由于卖场出台了免租、减租政策,或者商户正在抗租中,再加上疫情期间只需要支付员工基本工资,部分工厂也有一些扶持和让利政策,因此作为商户的他们运营压力其实并不大。

与此同时,由于多数商户对五一后的市场回暖有所期待,因此各大卖场的整体商户流失率并不高。但五一过后,情况正在发生改变。

根据记者五一过后对广州东部某卖场商户走访的情况来看,由于该卖场的免租力度不大,因此不少商户的抗租情绪较浓,在采访过程中有近10位商户表示正在考虑退租。对于这家仅有80多个商户的家居卖场而言,如何在加下来三个月的续约关键词中挽回这些商户的信心无疑事关生存。

另据中国建筑材料流通协会发布2019年《全国BHEI(中国城镇建材家居市场饱和度预警指数)数据报告》显示:2019年,全国BHEI值达到178.06,位于红灯区,建材家居卖场已处于过饱和状态。

具体到广州区域市场,市场饱和情况更甚,传统家居卖场尤其是区域性的小型家居卖场,由于运营模式相对落后,同时缺乏对市场需求转变的应变意识和应变能力,原本就已经长期低位运行,而疫情或许会成为压垮部分它们的最后一根稻草。

分析人士指出,由于7-8月份是广州大部分卖场的续约期间,因此对于不少卖场而言2020年的真正考验眼下才真正开始。

疫情冲击叠加诸如罗浮宫、居然之家等外来巨头的强势搅局,广州家居卖场的洗牌将会加剧。参照多位业内人士的预估,2020年广州市场三成以上的家居卖场将面临生死大考。